您现在的位置: 华中科技大学校史网首页 > 口述历史 > 李小玉: 回忆华中工学院建院10周年校庆

李小玉: 回忆华中工学院建院10周年校庆

点击次数:  发布时间:2016-12-15 14:59:36 编辑:校史研究室

     我是1962年考上华中工学院动力系火电专业的。1963年初就被调入华中工学院文工团。当时的朱九思院长十分重视“德、智、体”全面发展,我们的文工团和体育大队(里面包含各种球类、田径、竞技等多种项目)统称文体大队,作为一个系独立存在。我们从各自所在的系里被抽调出来 ,在西二舍(女)、西七舍(男)集中居住,集中管理。我们有自己的系分团委,组织政治学习,安排各种体育比赛和文艺演出活动。除了上课时间我们和原来班级的同学在一起之外,其他时间我们都在文体大队里参加活动。


    1963年,恰逢华工建院10周年,朱九思院长非常重视,指示我们院文工团排练了好几组节目。为了让全院师生都能看到,用整整两周的时间,每晚在体育馆里演出,让各系轮流来观看,以示庆祝。我们文工团员们白天排练,晚上演出,无法上课。朱院长要求有关教师专门在演出完成之后为我们补课,保证我们在各科考试中成绩不能低于4分(当时我们实行的是5分制,3分及格,4分良好,5分优秀)。院党委如此重视这次庆祝活动,我们个个文工团员意气风发,加班加点,认真排练,让演出更加精彩。我现在还记得的节目有:管乐合奏“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表演唱“十送红军”、民乐合奏“喜洋洋”、话剧“南方来信”和“年轻一代”、大型诗朗诵“密西西比河上的枪声”、三人舞“游击队员舞”、大合唱“黄河大合唱”“华工校歌”“请到我们山村来”,还有独唱、男女声表演唱、相声、快板、湖北道情等各类曲艺节目。


    当时的合唱团长是一个专职干部李阳,他是从印尼回来的华侨。自己是学音乐的,擅长管乐演奏和指挥。他个子瘦小,皮肤黝黑。但只要一站在指挥的舞台上,他就长发飘扬,激情澎湃。我们的管乐合奏“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就是他指挥的,每一次都能在振奋人心的乐曲中把整个晚会推向高潮。当年各种政治宣传频繁,演出任务很多,事务工作不少,所以还有三个学生副团长协助他的工作。机械系李振航是弹琵琶的,他负责民乐队的工作;动力系冯慧雯是“游击队员舞”的领舞,她负责舞蹈队的工作;我是个“万金油”,没有任何专长,负责演唱队的工作。


    我们演唱队当年为了顺应形势,特别排练了两场话剧。“南方来信”是为了支援当时越南人民反抗法国殖民者,争取独立自由的,是一个支援亚非拉革命的题材。“年轻一代”则是描写国内年轻的大学生响应祖国号召,到边疆去,到基层去的时代风貌。当时主演这部话剧的男女主角是秦天爵、潘美兰两位刚刚留校任教的年轻老师,他们本来就是一对恋人,在剧中出演刚毕业的一对大学生情侣,年龄相当,处境类似,演起来轻松自如,如鱼得水。而我当年刚满19岁,是一个入学才一年多的大学生,却要在剧中扮演男主角的母亲,和秦老师有很多对手戏。没有演出经验的我在秦老师面前完全放不开,演出十分吃力。当时秦老师就开玩笑说我:“在台下是个李小玉,在台上还是个李小玉。”这句话给我印象很深,总希望以后能有机会提高自己。可惜很快就因为政治局势的变化,我们院文工团解散了,各自回到原来的班级里。我这个话剧梦从此失去了实现的机会。
但在当年,我们这个话剧的演出还是非常成功的。不仅得到九思院长的赞扬,也得到了当时湖北省委书记王任重的高度好评。他让我们专程去省委大礼堂演出,并在那里接见了我们全体演出人员,鼓励我们好好干下去。还有一件事我的印象很深,当年我请自己的父母来学校观看我们的校庆演出,九思院长当天也在那里。他了解到我的父亲是解放初期从美国麻省理工留学回国的高级知识分子的时候,亲自走过来和我的父母握手并坐在一起,交谈甚欢。当时我十分感动,感动于九思院长对知识,对人才的器重。因为当时我的父亲在他自己工作的地方还正在受着政治上完全不公正的待遇呢……


    往事如烟,往事并不如烟。从1963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半个世纪。2013年年底,我在定居多伦多的小女儿家里准备迎接新年。在也是文工团演唱队的好友魏宏的帮助下,居然碰到了已经几十年没有见过面的秦天爵夫妇。他们是从美国费城来多伦多看望自己的孩子的,知道我也在多伦多,专门冒着冰天雪地,开车路滑的危险,自己开车来我家看望我们。老友相见,十分激动。我们共同想起了那句“台上,台下”的调侃,开怀大笑,往事一一浮现在眼前。


    难忘的岁月,难忘的母校,难忘的院文工团,难忘的华中工学院10周年校庆。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武汉美术网 高考网 范文网 第一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