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华中科技大学校史网首页 > 口述历史 > 王红卫:忆我校自控系和系统工程专业的建设及发展

王红卫:忆我校自控系和系统工程专业的建设及发展

点击次数:  发布时间:2015-5-18 8:32:50 编辑:校史研究室

    我1988年来到华中理工大学自动控制系,本科专业是船舶及船厂电气自动化,之后继续攻读硕士和博士研究生,于1993年获得自控系系统工程专业博士学位。


自控系的发展历程


    上世纪70年代,原华中工学院校领导敏锐认识到自控学科的重要性,于1973年单独成立自动控制系,陈珽是第一任系主任。成立之初,自控系设置了自动控制、工业企业电气化及自动化、电子计算机和热工仪表4个专业。


    1975年,学校成立计算机系,抽调自动控制系的电子计算机专业进入该系,分成计算机软件、计算机硬件两个专业。1982年,学校又将自控系与计算机系合并,共6个专业,我们简称“自计系”。后来计算机又脱离出去,单独成系。1999年,为适应学科发展的要求,自控系更名为控制科学与工程系。


系统工程专业的发展历程


    我校系统工程是国家重点学科,也是自控系的优势学科。


    1977年冬,教育部和国家科委召开了关于制定国家科技长远发展规划的会议,钱学森在会上阐述了在我国发展系统工程学科的战略思想及重要意义。在钱老的推动下,系统工程学科的建设受到国内众多高校的重视。我校于1978年正式成立系统工程专业并招收了第一届硕士研究生,是第一批成立系统工程专业的高校之一,其他高校还有上海交通大学、清华大学、天津大学、大连工学院、西安交通大学等。


    为借鉴系统工程学科在国外的教学及科研经验,1979年秋,教育部组织上海交通大学、清华大学、天津大学、大连工学院、西安交通大学等高校的6名教授组成系统工程专业考察团,我校陈珽教授为召集人。考察团走访了美国的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洛杉矶加州大学和日本的东京工业大学、名古屋大学等10余所学校。通过走访,考察团成员们进一步明确了系统工程专业的培养目标、专业范围、课程设置等有关情况。回国后,考察团向教育部递交了一份考察报告,这份报告对系统工程专业在我国的设置和发展起到了指导性作用。


    时任学校院长的朱九思同志高度重视系统工程专业建设,采取了很多非常规措施。主要是两个,一个是从自控系调出部分优秀教师,也有意识地从校外调入一些教师,很快建立起一支高学术水平的系统工程专业师资队伍,其中有正、副教授和讲师共13人。第二个措施是招生。我们在成立当年就招收了20余名研究生,这是很了不得的事,那时候一个学校每年的硕士生招生计划可能就100多个。后来这批研究生中有12名毕业后留在系统工程专业任教。这些措施为系统工程学科发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础。教师们积极组织教材和教学活动建设新的专业,同时担负起服务社会的责任,将系统工程的思想应用到科研实践中,参加国家重大工程项目的建设,使我校的系统工程专业异军突起,得到快速发展。自控系拿到的第一个博士点就是系统工程学科的,这也是中国首批硕士及博士学位授权学科及专业点,更是我国早期两个系统工程国家重点学科之一。我校也是国内高校中唯一同时拥有系统科学理学博士点和系统工程工学博士点的单位。我校在国内自动化领域其实是靠系统工程打响名声的,后来我们又拿到图像合作的模式识别的重点学科,控制科学与工程学科也成为国家一级重点学科。


    系统工程本身在学科发展过程中,有一部分又并入了管理学科中。系统工程是一个交叉学科,1998年前后,许多学校将系统工程并入到管理学科中去,也有像清华大学和我们学校这样单独作为一个学科的。2002年我们获得系统工程的重点学科,这是学科的整个的状况。


    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是,由于系统工程是一门交叉学科,没有本科专业,因此使得学科发展缺少基石。2004年左右,我们办了物流的系统工程的本科专业,专业名称是物流管理(系统工程方向),这为系统工程学科的长期发展打下了基础。这个专业和管理学院的物流管理不太一样,当时我们和管理学院两边都在向学校申报,因为我们科研力量比较强,所以一起合办,但两个学院培养出来的学生走入社会,所学的知识面是不一样的。


    这几年由于过分强调论文,系统工程学科发展也受到影响。系统工程学科是一门以工程为主的学科,它必须与具体的应用领域结合,必须深入工程实践中才能出大成果,要把论文写在工程实践中。但现在的考核制度往往只注重论文数量,使青年教师愿意单兵作战,而不愿团队合作,不愿深入到工程实践中,从而导致源于工程实践的成果越来越少,有影响的成果越来越少。这是我对系统工程学科发展的担忧。 


我的研究心得


    我的导师是费奇教授。他出身名门,德高望重,是著名社会学家和人类学家费孝通的弟弟。费奇老师一头白发,上课和蔼可亲,说话做事有学者风范。他教给我最重要的做学问的态度是:踏踏实实做学问。


    20世纪90年代,费奇老师带领大家搞研究,往往做一个课题需要好多年的时间。他一直强调做学问要踏踏实实,要源于实际,从实际出发锻炼自己,提高自己的学术能力。记得那时费奇老师已经快60岁了,和学生一起深入到三峡工地,长期坚持在三峡第一线采集数据、开展调研。我们师生十几人住大通铺,生活条件很艰苦。因为需要经常往返于武汉与宜昌之间,为节约白天的时间,大家往往晚上坐公共汽车,一走就是近10个小时。后来这项科研课题“三峡工程散装水泥/粉煤灰实时调运指挥系统”在1999年获得了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又在2000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所以说要取得真正有意义的系统工程研究成果需要多年积累,才能够在实际中得到较好的应用。


    之后我主持完成的“国民经济动员管理决策与仿真演练关键技术与应用”虽然没有拿到国家奖,只获得教育部2010年度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科技进步一等奖,但也是很不容易的。从2003年开始,一直做到现在,通过长期积累才使我们在国民经济动员行业中有一定影响。在此基础上,我们开展了有关应急决策方面的研究,现已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重点项目和国家科技支撑计划课题,在国内也有一定影响。


 

    2003年,我成为控制科学与工程系系主任。当时因为一批老教师退下来,年轻教师跟不上,我们在国内的影响有些相对减弱,因此系里大力提拔年轻人。我在任上这几年,主要是围绕学科建设这一核心开展行政工作,当时主要思路是抓团队建设和科研水平质量。其一是鼓励教师进入研究团队,不是只针对个人考核,而是进行团队考核,使每个教师更好地发挥自己的特长,并且有可能通过合作承担大的课题。另外一方面,是采用年度考核工作量聘期考核质量的考核方式,考核质量不是数一篇篇的论文,而是考核3年聘期内最突出的教学科研成果,我把它叫做质量点,如发表A类文章、获批国家级科研项目、获得省部级以上科研和教学成果奖等。通过采取这些措施,当时我们系在论文发表数量、获奖情况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申报上在全校经常能排在前3名,学科建设也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控制科学与工程也成为全校仅有的7个国家一级重点学科之一。


    我们现在带学生的方式不一样了,更加强调学术,但也传承了费老师的精神,我做的论文都是源于实际的。我自己培养的学生比较辛苦,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因为系统工程对象不是固定的,原来的知识对本身的研究对象是不了解的,那么要源于实际,就要很大量的去了解这些实际的东西,这个需要大量的努力;另外一方面学生在学术上又要提升创新,所以很辛苦。我自己带的学生可能发的论文不太多,但因为综合能力高,用人单位都想要,很多都去了211高校任教。


    实际上系统工程应用领域非常广,比如文科研究现在讲究定量,基础就是系统工程,所以我自己的研究和管理结合的比较多。我目前主要做3方面的科研,一方面是应急管理与公共安全,一方面是物流与供应链,还有就是大型工程的资源调度管理。

 

    (王红卫口述 ,李旭玫访谈整理。王红卫,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系统工程学会副理事长,曾担任控制科学与工程系系主任、系统工程研究所所长,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教育部创新团队负责人。)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武汉美术网 高考网 范文网 第一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