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华中科技大学校史网首页 > 口述历史 > 冯新为:对参与治疗“烧热病”和“软病”过程的回忆

冯新为:对参与治疗“烧热病”和“软病”过程的回忆

点击次数:  发布时间:2015-11-10 9:07:38 编辑:校史研究室

    在上世纪60年代,正值十年动乱期间,在湖北省以及周边一些省份的棉产区和粮棉兼作地区的农民患了两种疾病:一是“烧热病”,二是“软病”。“烧热病”的主要症状之一就是当农民在热季日下劳动时,忽然发生难以忍受的皮肤灼热和无汗,以致被迫暂停劳动并跳进附近的水塘解热。而且,这时病人的皮肤温度明显升高而体温则改变不大。此外,另一个重要临床表现是生殖系统受损,结果是男性无精子,女性闭经、子宫萎缩。这种男女双方的生殖系统损害导致了不育和不孕。“软病”的主要症状是反复发作的骨骼肌轻瘫或瘫痪,以致不能劳动。如果呼吸肌麻痹,则可导致死亡。


    这两种疾病对当时的农业生产和农民能否“后继有人”形成了很大的威胁。因此,湖北省委对此非常重视,并责成主要由武汉医学院负责对这两种疾病的病因和防治进行研究。我院派人参加此项研究的单位有病理解剖教研室、法医学教研室、化学教研室、生物化学教研室、病理生理学教研室,协和医院的内科、妇产科,同济医院的泌尿外科、中医科和卫生系的有关科室,协和医院和同济医院的神经内科、检验科。病理生理学教研室决定由我参加该项研究。


    1969年11月,我们这个由12种专业人员组成的队伍就奔赴两病高发地区之一的湖北省汉川县某人民公社的绿化大队,与当地的医务工作者取得联系,开始紧密的协作。我们一开始就通过了由双方全体人员参加的第一次重要会议的决定:就在当地开展动物实验并在当地和附近两病高发的县、区和公社进行广泛的社会调查。当地的领导和同道们对我们的工作给予了极大的支持。例如:当地没有标准的自来水,他们就想办法向我们提供土制的自来水(水质相当好)。在生活方面,也对我们关怀备至,让我们能够心情舒畅地全力投入工作。为了工作需要,我们这个工作队也从学校带去了冰箱、显微镜、病理切片机、化学分析所需的基本仪器和试剂等等。
回过头来说,在我们这个队伍下乡以前,我院也曾派少数研究人员到两病高发地区作了初步调查,发现两病的发生似乎与当地农民长期食用未经精炼的棉籽油似乎有关。我们对此非常重视。现将我们的社会调查和动物实验分别简述如下:


    一、社会调查


    对绿化大队家家户户的农民,包括健康人和两病患者都作了详细的访问和调查,首先排除的病因是感染和农药中毒。当我们深入了解病人的饮食时,每个病人都有长期食用当地油坊生产的未经加热加碱精炼的“粗制生棉油”。临床检查也表明烧热病女患者子宫高度萎缩,长期闭经。实验室检查证明烧热病男患者精液里完全没有精子。软病患者发作时血钾显著降低。进而,我们扩大研究范围,到周围的县、村、公社去进行同样的调查,结果也一样。凡是吃“粗制生棉油”的地方,都有这两种疾病发生,凡是不吃这种油的地方,都没有这两种疾病的发生。我们社会调查的第二个对象是当地的许多油坊。我们亲眼观察其榨油过程:他们用以榨油的棉籽,有的连壳也未去掉,更重要的是榨油时不加热,榨出来的油又未加碱精炼,未使油中杂质和有毒物质沉淀下去。所以,这种“粗制生棉油”颜色是乌黑的,也不透明。油坊工人长期大量食用这种油,几乎个个都有烧热病或软病。相反,有的油坊把棉油加热并加碱精炼,精制棉油透明,呈淡黄色,油坊工人和食用这种油的附近农民,都无这两种疾病发生。这个社会调查让我们得到很大的启发。


    二、动物实验


    从1970年4月份起,我们就在当地开展动物实验。所用动物有猴(特地派人从广西买来)、家兔、大白鼠、豚鼠和产卵率很高的鸡。


    1、鸡的实验


    用产卵率很高的白洛克公鸡和来航母鸡杂交的成年白杂母鸡20只,随机分为实验组和对照组各10只。实验从1970年4月起至同年10月止。对实验组鸡每天每只用导尿管向嗉子内灌入粗制生棉油2~4毫升(根据体重),对照组则灌入等量的精制棉油。一个月后,实验组鸡产卵开始明显减少,所产的卵也愈来愈小,蛋黄表面出现褐色斑纹,且可查出有毒物质。与此同时,对照组鸡产卵的数量、重量完全正常,查不出有毒物质。10月份实验结束,宰杀所有母鸡,发现对照组母鸡体内除了一个待产的硬壳蛋外,满腹都是大小不等的未成熟卵,输卵管粗大。而实验组母鸡则输卵管高度萎缩,腹腔内基本上都只有一串粟粒、绿豆或黄豆大的未成熟卵。


    2、大白鼠实验


    用的是成年雄性大白鼠。大白鼠不好喂油,我们就在实验组动物的饲料内拌上一定量的棉籽仁(因为棉油是从棉籽仁里榨出来的)。一定时间后宰杀所有大白鼠。病理切片的观察证明,实验组大白鼠的睾丸严重受损破坏,对照组动物睾丸正常。


    3、猴的实验


    我们用猴做实验,因为在这些动物中,它们与人类最相似,也会出汗。实验用成年猴共10只,分为实验组6只(雄性4只,雌性2只),对照组4只(雌雄各2只)。实验从1970年4月开始,至1971年8月结束,期间每天设法给实验组猴每只喂以一定量的粗制生棉油,给对照组猴每只喂以等量的精制棉油。我们选择在夏季气温最高的时候进行“日晒试验”。该试验前一天,用硫化钡脱去每一只猴某一局部的毛,使皮肤裸露。日晒之前,先用半导体点温计测量皮温和肛温,继而在脱毛处皮肤上涂上碘酒,待干,再在该处贴上糯米纸。因为干燥,碘不会与糯米纸发生反应。然后将猴子置于烈日下暴晒15~30分钟,晒温38~54°C,接着迅速将猴子送回室内,立刻复查皮温和肛温。如果猴子出汗,则脱毛处皮肤上的碘湿润后将会与糯米纸的主要成分淀粉发生紫蓝色的碘淀粉反应,糯米纸上就会出现紫蓝色的小点,出汗愈多,这种小点点也就愈多,出汗愈少,小点点也就愈少。我们就以此来判断日晒后猴子出汗的多少。实验结果表明,日晒后两组猴子肛温上升的平均幅度差异无显著性,而实验组猴皮温的平均上升幅度远大于对照组猴,差异有高度显著性。而且,日晒后实验组猴出汗也远少于对照组猴,差异也有高度显著性。病理学检查又得到一重要结果,雄猴的睾丸高度萎缩,生殖机能几乎完全被抑制,而雌猴也子宫内膜萎缩。可见,我们用“粗制生棉油”在猴子身上成功地复制出了烧热病的两大症状:皮肤灼热、少汗和生殖系统损害。这与我们社会调查和临床检验的结果完全相符。


    我们也曾在兔子和豚鼠身上用类似的实验方法,复制它们在日晒或受热时“跳水”的动作(烧热病人的症状之一),可是实验结果不太理想。


    特别重要的是,我们也作了“预防实践”。结果是,凡是遵守有关部门规定的“三不”——不生产、不销售、不食用粗制生棉油的地区,都没有两病新发病例的出现;凡是不遵守“三不”的地方,两病新病例照例不断出现。这就进一步证明了,长期食用粗制生棉油,就是导致这两种疾病的原因。此外,我们的化学分析还证明,粗制生棉油中引起两病的有毒物质乃是棉酚。后来,棉酚还曾被用作男性避孕药,这也可说是本研究的一个“副产品”。


    这个结论上报以后,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后来分别获得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湖北省人民政府科技进步壹等奖,卫生部科研成果甲等奖,还有国家的科技进步贰等奖。


    1971年夏,我奉调回校搞教学工作,故后一阶段对低血钾软病的研究,我没有参加。

 

    (冯新为口述,潘群访谈整理。冯新为,男,1949年毕业于国立同济大学医学院。1956-1990年先后任武汉医学院、同济医科大学病理生理学教研室讲师、副教授、教授、教研室副主任、同济医科大学免疫学教研室教授。被评为“湖北省科普先进工作者”,并被教育部评为全国教育系统关心下一代工作先进个人。)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武汉美术网 高考网 范文网 第一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