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华中科技大学校史网首页 > 人物春秋 > 真正的师者——涂又光先生的为师之道

真正的师者——涂又光先生的为师之道

点击次数:  发布时间:2015-9-22 16:29:35 编辑:校史研究室

    涂又光先生(1927—2012)是中国哲学家、教育家、书法家。他一生安贫乐道,恪守“明德新民,止于至善”的大学之道,勤学善教,立己树人,学以报国,用自己有限的生命孕育出无限的精神文化资源。斯人已去,风范尚存。学习先生的为师之道,有助于我们做一名真正的师者;借鉴先生的教育研究成果,有助于创建具有中国话语、中国特色和中国风格的教育学派;吸收先生的精神文化营养,则有助于唤醒和提升我们的精神文化生命,促进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


一、为人:安贫乐道,知行合一,立己树人


    我于1993 年求学于华中理工大学,即现在的华中科技大学。从初识涂先生到现在已有20 多年。那是1994 年在中山大学康乐园,当时华中理工大学与中山大学合办高等教育学硕士班,先生与我们学生“三同”:同住学生宿舍;一日三餐与我们一同拿着饭盆去学生食堂打饭;白天给我们上《中国高等教育史》课,这是他第一次开这门课程,晚上除了看书备课,便是同我们一起讨论人生学问。先生身教言传,春风化雨,让我们度过一段书院似的美好而难忘的生活。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学养深厚的涂先生,让我产生了对学问的敬畏。年近七十的他,身体硬朗,一头纯净的银发,加上深邃的眼睛,大而厚实的嘴巴,颇具哲人气质和师者气象。先生发给我们的《学记》,是其用楷书手抄装订而成的,完全可以与字帖相媲美,一下子就把我们镇住了。


    自甘寂寞,安贫乐道。与先生接触多了,总是能感受到其安贫乐道、知行合一、立己树人的品格,以及其特立独行、孤傲清高的个性。先生是一个以读书思考、教书育人为心灵寄托的人文学者。一生过着简之又简的朴素生活。他常说,教育定位在文化里,想在文化领域里升官发财,那是找错了码头。[1]为了节省时间,已到古稀之年的先生,常常在学校食堂吃饭。一位师妹告诉我,一次去先生家求教,快到午饭时间,师母不在家,问他午餐如何办,先生指着桌上的剩粥、菜卜和煤油灯说,把粥放在煤油灯上加热不就解决了嘛!他从不参加吃请,不接受学生的礼物,偶尔学生上门求教,他还会请学生在家吃饭。先生说,这是清华的老传统。当年他考进清华哲学系,全系才录取两人,只有他一人入学,另一人不知何故没来报到。那时哲学系老师不仅比学生多,而且几乎都是大师,爱生如子。逢年过节,老师会把学生叫到家里吃上一顿,改善伙食,减少思亲之苦。而他们这些学生,却从未想过要给老师送礼,哪怕是一点土特产。考进清华后,只觉得全世界就他们学哲学的人最荣光最幸福,所以有无穷的学习动力。


    刚柔兼备,有教无类。许多同学都说,在先生身上,常看到其严厉和坚硬的一面;而我更多感受到的是先生作为长者之和善与亲切的一面。尽管先生从不带研究生,只上课,但不少同学甚至校外人士都得到过他慷慨大方的指导和帮助。先生常说,文章是天下之公器。你们认为我讲的思想见解有用,尽管拿去使用,我不仅不追究,反而要感谢你们,因为你们在传播我的思想。这是何等境界啊!当年博士论文答辩的前一天,我到先生家里请教,他鼓励我说:“你的文章我看了两遍,你是真正下了功夫的。论文答辩,关键在于答和辩,在于坚持自己的学术观点。明天答辩你不用怕,直接把你的主要观点阐述出来就可以了。”果然,我的论文答辩获得了好评。答辩后的第二天,先生拿了一本胡塞尔的《纯粹现象学通论》亲自送到宿舍对我说:“这本书给你。你可能没注意到这本书,它对你修改博士论文可能有帮助。”我非常感动,先生不是我的博士论文指导教师,但我却经常求教于他,得益于他。我的博士论文《教育的还原与更新》就直接得益于他的启发。


    尊师重情,无私奉献。先生是冯友兰的高足,甚至被海外学者誉为冯友兰的“第一号学生”。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冯学还未完全解禁,研究和传播冯学自然会有巨大的政治风险,但先生不仅将冯友兰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授课并出版的英文讲稿“A Short History of Chinese Philosophy”译为中文版《中国哲学简史》,而且历时十年,独自将冯先生的学术成果整理编纂为400 万字、14 卷本的《三松堂全集》,受到学术界的高度赞誉。先生撰写的《冯友兰〈三松堂全集〉简介》,是中国大陆20世纪50 年代以来第一篇对冯学做出肯定性评价的文章。先生一生有很多坎坷,受过不少磨难,但这一切都打不倒他。他说:“只要我生命还保全,我还可以思考,还可以学习,就要继续我的精神追求。”(1999 年12 月31 日涂又光先生给我们上“教育哲学”课,课后我陪他回家,在路上谈起此类话题时所说。后来,他也说过类似这样的话。) 先生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讲真话、做真事、为真人的立场与风范,充分展示了师者的人格气象,传承了“明德新民”的大学之道。


    以身载道,立己树人。先生对中国文化有着近乎虔诚的敬爱。他执着地守望着中国文化,寂寞地践行着中国文化,默默地传播着中国文化。其一生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自身和中国文化的尊严。对于中国传统文化根基不够的学生们,他仍寄予殷切的期望,希望能以自身的身教言传来补救。发现学生对中国传统文化无知、误解或存有偏见时,先生有时会痛心疾首,大发雷霆。这并非他的苛刻与狭隘,而是他的率真与执着,坚持真与伪、善与恶、美与丑不能混淆,坚持学术和教育不能马虎应付。这种严厉和坚硬,其实是一种“崇高的不满”和“神圣的批评”,展现了他对学生灵魂唤醒和精神生命成长的尊严师道,承载了他对中国学术和文化发展的庄严使命,蕴含了他对民族未来的忧思和期盼。先生一生安贫乐道,知行合一,立己树人,都是为了让无知者有知,让有惑者不惑,让无道者有道。

 

[1] [2] [3] [4]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武汉美术网 高考网 范文网 第一范文